> 88娱乐场官方网站 >

88娱乐场官方网站

NEWS

满仓自购!关键时刻,百亿私募大佬重磅发声:我对未来市场充满信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2-04-15 22:42

html模版满仓自购!关键时刻,百亿私募大佬重磅发声:我对未来市场充满信心!

今年以来,受多重因素的影响,全球市场波动加剧,其中A股和港股的回撤较为明显。虽然近期A股急跌后有所反弹,但市场信心仍显不足。那么,现在的市场是否拐点已至?站在当前这一关键时点,相聚资本总经理梁辉与笔者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。

梁辉表示,对市场相对比较乐观的原因是,在分析后发现利空的因素都已经发生,负面的信息不会继续恶化。结合市场的整体位置,判断目前已经处在最底部的范围区间,下跌的空间得到足够的压缩,没有理由沮丧,是到了重拾信心的时候了。所以从投资的角度来讲,是时候去配置一些股票,选择一些方向。

“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发展的信心,以及对自身投资管理能力的充分信心,我们满仓购买了自己的产品。”梁辉表示。

以下为精彩观点集锦:

1、对比数据发现,今年的这波回撤仅次于2015年,比2018年还要严重。2018年虽然调整幅度大,但是中间在很多时候经济预期已经变得比较差了,所以大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开始逐步减仓,并没有出现资金的踩踏情况。今年虽然经济形势一般,沙龙国际亚洲,但是成长行业的景气度相对较高,在这种情况下,有很多相关产业链的公司快速下跌且跌幅很大,这让大家有点始料不及。

2、至少从1周前,我们逐渐从悲观和低迷的情绪中走出来,尽管下跌还时有发生,但每一次调整一定意味着更合适的买点的到来。我们对市场相对比较乐观的原因是分析后发现,利空的因素都已经发生,负面的信息不会继续恶化。结合市场的整体位置,判断目前已经处在最底部的范围区间,下跌的空间得到足够的压缩,没有理由沮丧,是到了重拾信心的时候了。

3、我们现在满仓购买了自己的产品,这是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发展的信心,同时也是对自身投资管理能力充满信心的体现。

4、从风格上我们偏重成长,具体策略上我们追求“全能”发展。首选成长是因为成长的行业增长快且蕴藏的机会多,但我们首先要对市场的结构有一个认识,判断是适合进攻还是适合防守。现在显然是到极差预期的预期修复阶段,在当下这个阶段,成长与价值均衡配置会更好一点。

5、对于地产板块,我们倾向认为,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,负面影响未来并不会扩散。从需求层面来看,房地产限购限贷政策开始松动,陆续出台的政策有利于刺激需求。目前,房地产已经成为“稳增长”的重要抓手。在供给层面,房地产企业杠杆率高企,房地产销售持续下行,地产公司现金流压力大。目前来看,这个问题虽然还没有完全缓解,但是问题房企并没有呈现蔓延之势。

6、针对市场博弈的变化,我现在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既要看清楚三年的发展逻辑,也要考虑短期的影响因素。也就是说中长期变得更长,短期变得更短。

7、从投资者角度来讲,我认为大家可以对市场多一些耐心,对未来多一些信心。因为A股市场的特征就是波动比较大,博弈性比较强,但波动本身不是风险,下跌才是风险。面对这样的市场就更需要多一些耐心。

梁辉对话实录如下:

多重因素扰动A股市场

问:年内A股市场大幅震荡,对此您如何解读?您认为核心影响因素有哪些?

梁辉:今年以来,影响A股市场宽幅震荡的因素可以从负面、正面两个方面来看。

负面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四点:第一是房地产方面的影响。从去年8月份开始,国内房地产行业销售大幅下滑,而且下降的幅度比历史的幅度要深很多。在这种情况下,部分地产公司出现违约破产的风险,整个地产产业链都受到了较大冲击。从经济层面来看,这将对整体经济产生向下的拉动作用。

第二是疫情因素。今年3月份开始,疫情反复且多地疫情比较严重。疫情冲击下,不少产业受到干扰,很多产业链中的核心公司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,对经济形成拖累。虽然目前在政策方面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信号,但是力度还不足以对冲下行的幅度,所以呈现出市场对经济总体比较悲观的状态。

第三是海外因素。自年初开始美国就有较强的加息预期,直到加息正式落地,整个过程中美国的利率不断上升,而中国的利率持续下行,中美的利差就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平。在这种情况下,由于中国经济的预期也偏弱,在资金层面上导致外资流出。但我认为,如果中国在政策上能形成一个较好的应对的话,实际影响是比较短期的。

第四是市场资金比较弱。我们观察到,今年的市场资金确实是比较弱的,市场的股市融资额维持在一个正常水平,但基金发行市场遇冷,所以从差值来讲,资金是一个很紧的状况,市场情绪比较低迷。

此外,正面的因素也不可忽视。金融委会议释放积极信号,会议明确回应了近期市场较为关心的货币信贷支持力度、房地产风险、中概股问题以及平台经济监管的问题,政策预期升温提振市场。

问:美联储加息预期以及俄乌冲突带来的通胀预期,会对国内市场产生什么影响?

梁辉:当中国的经济是稳定向上的,这种情况下,美联储加息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。从历史上来看也是这样,2019年的上半年,中美的利差缩到比较低的水平,但当时的市场有一个向上的预期,所以市场影响不大。但如果国内的经济预期相对低迷,美联储的加息导致中美利差缩窄,那么就会导致外资流出,也可能会导致人民币贬值。总体来讲,我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受美国加息的干扰并不是特别大。

另外,通胀的预期我觉得主要是去全球化,或者说是全球供应链出现问题后的再调整、再平衡。俄乌冲突和供应链的问题,会导致整个商品的价格中枢上移,这对中国而言肯定是负面的,但影响也有限。

地产行业政策底显现

看好新能源车等成长赛道

问:近日房地产板块走势强劲,您认为这个板块是否存在机会?背后的逻辑是怎样的?

梁辉:总体来看,对于地产板块我们倾向认为,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,负面影响未来并不会扩散。

从需求层面来看,房地产限购限贷政策开始松动,陆续出台的政策有利于刺激需求。3月16日,金融委会议指出,在房地产企业方面,要及时研究和提出有力有效的防范化解风险应对方案,提出向新发展模式转型的配套措施。金融委的表态给房地产市场注入了极大信心,也体现了高层对房地产市场风险关注度的显著上升,为市场提供了积极信号。目前,房地产已经成为“稳增长”的重要抓手。

在地方政策方面,多地下调房贷利率,通过引进人才的方式刺激房产,拉动住房消费需求。此外,部分省会城市的地产限购政策也开始有放松的迹象。

在供给层面,房地产企业杠杆率高企,但房地产销售持续下行,地产公司现金流压力大。目前来看,虽然这个问题还没有完全缓解,但基本上都在个体消化,问题房企的负面影响并没有呈现蔓延之势。

我认为,近期房地产板块表现较好,短期来看与政策刺激有关,中长期我倒是觉得机会不是特别大。一方面 ,房地产行业普遍的杠杆率是很高的;另一方面,地产公司的利润稳定性比较低,业绩增速也将缓慢向下。

问:具体到行业或细分赛道,您认为哪些值得关注?背后的投资逻辑是什么?

梁辉:我们主要会从成长和价值两个方向去思考。首先是成长性的行业,我们在新能源车、光伏、军工等行业都有布局。

例如新能源车,我们判断今年新能源车的产量大概率能实现500万辆,所以这个赛道内仍存在很好的机会。但因为锂价上涨导致电动车价格上调,大家会比较担心需求受到影响,我们通过调研好数据跟踪,发现大家对电动车观念的改变还是比较快的,所以我们认为电动车渗透率上升的这个趋势并未改变。所以在这里面去优选个股,仍然可以捕捉到比较好的机会。

其次我们比较看好光伏、风电。今年光伏的形势比去年要好,一方面,全球从化石能源转向绿色能源的大方向是在不断强化的;另一方面,随着硅料企业加速扩产,硅料价格有望在年底回落,内在基本面也在不断转好。

最后,我们觉得军工也不错。近期披露的我国2022年军费预算显示,军费增速近两年来首次突破7%,这一增速比GDP还要高,这就基本决定了这个行业的增速至少是处于中间水平。在这里面我们偏向寻找那些竞争力突出的,具有核心技术偏材料的一些军工企业。

此外,对于偏价值的部分,我会买一些有涨价预期的行业,同时也会配置一些白酒、消费这类估值跌到相对低位的行业,另外地产产业链的一些公司我们也在关注。但整体来看,这部分更多属于配置层面。

问:您在港股的配置比例如何?如何看待其配置价值?

梁辉:我们港股配的比例并不高,主要是AH股,实际上相当于是在买A股。虽然纯港股的估值肯定是比A股低的,但是从结果来看,港股的夏普比率很低。拉长时间来看,港股的收益可能比A股高一些,但是它的波动率远远大于收益,投资体验或者说性价比没那么高。

如果资金(属性)很长,买港股肯定收益是更高的,但如果考虑到短期净值和波动率的话,港股并不一定是最佳的选择。

当前市场处于底部区间

满仓自购,重拾信心

问:在市场震荡下,您的仓位变化如何?是加仓还是减仓?为什么?

梁辉:因为我们有些风控指标,在前期市场下跌的情况下,仓位会下降的比较快。不过,我们在现在这个位置看到了更多有利的迹象,所以也变得更加积极了一些,目前产品仓位已经回到中性甚至更高的水平。

至少从1周前,我们逐渐从悲观和低迷的情绪中走出来,尽管下跌还时有发生,但每一次调整一定意味着更合适的买点的到来。我们对市场相对比较乐观的原因是分析后发现,利空的因素都已经发生,负面的信息不会继续恶化。结合市场的整体位置,判断目前已经处在最底部的范围区间,下跌的空间得到足够的压缩,没有理由沮丧,是到了重拾信心的时候了。所以从投资的角度来讲,是时候去配置一些股票,选择一些方向。

站在中长期维度来看,当下的投资风险回报极具性价比,风险补偿处于较高的水平,是股票投资的较好时候。因此,我们增加了一些仓位来积极应对。

问: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,您是否会做一些波段操作?个股的权重如何?如果重仓股大跌,怎样规避风险?

梁辉:我们波段做得不是很多,当前这个阶段我们相对来讲是比较看好的,个股层面一些成长股相对集中,价值股配置的成分高一点。

年内市场波动比较剧烈,我们重仓的成长股确实也波动很大,可能一下子就调整十几个点,跌到一定的位置后又开始反弹,也没什么具体的原因,所以我们不好设定个股层面的阀值。但我们在整体的组合上会进行风险管理,通过行业分散增强组合稳定性,避免系统性风险暴露,同时起到一定的对冲作用。

问:您的投资风格为“用价值和成长的方法论,发现企业的长期持续增长潜力”,您如何衡量价值与成长的关系?

梁辉:简单区分来看,成长股就是指所处行业增速比较快且长期机会比较大的公司,而价值股就是指那些行业增速比较低企业。

从风格上我们偏重成长,具体策略上我们追求“全能”发展。首选成长是因为成长的行业增长快且蕴藏的机会多,但我们首先要对市场的结构有个认识,判断是适合进攻还是适合防守。如果今年成长股的动力很强,且估值吸引力又很大,那这个时候我肯定就绝大部分都是在买成长。现在显然是经济到极差预期的预期修复阶段,在当下这个阶段,相对来讲均衡配置会更好一点。

问:接下来您的操作思路是什么样的?您的自有资金是怎么安排的?

梁辉:2022年,操作上我们将继续以GAPR策略为核心坚守在价值成长领域,寻求企业长期可持续的价值增长,赚企业成长的钱。我们希望通过均衡配置在实现较高收益的同时努力降低组合的波动,力争为投资者带来良好的投资体验。

我们现在满仓购买了自己的产品,这是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发展的信心,同时也是对自身投资管理能力充满信心的体现。

波动本身不是风险

下跌才是风险

问:在当前市场下,不少私募机构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净值下跌,您如何看待这波回撤?

梁辉:我们其实应对得稍微晚了一点,或者说我们没有意识到市场会出现资金踩踏的情况,因为我们觉得选择的公司还是不错的,但我们参与其中就要竭力地去避免这个事情。

从我们开始从事绝对回报的这段时间里,比较严重的是2015年和2018年。对比数据发现,今年的这波回撤仅次于2015年,比2018年还要严重。2018年虽然调整幅度大,但是中间在很多时候经济预期已经变得比较差了,所以大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开始逐步减仓,并没有出现资金的踩踏情况。

再来看今年,虽然经济形势一般,但是成长行业它的景气度还是比较高的,比如光伏行业的数据并没有变差,反而是更好的;新能源车今年的销量增速虽然比去年低,但是增长预期却很高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很多相关产业链的公司快速下跌且跌幅很大,这让大家有点始料不及。

问:波动是否一定意味着风险?您对波动是怎么理解的?

梁辉:我认为波动本身不是风险,下跌才是风险。因为我们追求的是夏普比率,拿A股举例,如果A股一年的收益为10%,但是波动是20%,和一年的收益只有8%,但波动只有3%相比,肯定后者的投资体验要好很多。所以在投资中控制产品的净值波动率,这也是我们的目标。

问:经历近一年来的市场调整,对您的投资带来了哪些思考与变化?

梁辉:从基金经理的角度来讲,通过这次市场调整,我们也在反思,希望可以通过完善投资框架及风控体系,抑制产品的波动。与此同时,我在投资决策上也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。

由于公司基本面不受股价的影响,所以在之前投资决策中会更偏向中长期趋势,但现在我会把这个趋势分成中长期的和短期的两方面来看。其实,之前大家对于一些短期变化并没有那么敏感,或者说在投资中的博弈性没那么强,但现在市场对信息的反应很快,股价可能会在短期内迅速跌去20%,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考虑短期内是否应当规避。针对市场博弈的变化,我现在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既要看清楚三年的发展逻辑,也要考虑短期的影响因素。也就是说中长期变得更长,短期变得更短。

问:有哪些投资建议可以分享给投资者?

梁辉:从投资者角度来讲,我认为大家可以对市场多一些耐心,对未来多一些信心。因为A股市场的特征就是波动比较大,博弈性比较强,那面对这样的市场就更需要多一些耐心。而这一耐心就来自于对中国经济长期向上的信心,同样也来自于对管理人投资能力的信心。

人物简介:

梁辉,相聚资本创始人兼总经理。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本科、硕士。2002 年起从事基金行业,曾担任泰达宏利基金投资总监和投委会主席,在泰达宏利基金公司管理公募基金长达十年时间(2005年?2014年)。

梁辉先生2015年与团队共同创办相聚资本,多年来,相聚资本行稳致远的风格获得各大金融机构的认同,已经成为四大国有银行、股份制银行、大型保险公司、头部券商等金融机构的重点合作伙伴。(CIS)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